丈夫同儿子闯入妻子的租处后殴打“第三者”,父子构成故意伤害罪,检察院终决定不予起诉
案情事实及经过:
    2017年1月21日晚,犯罪嫌疑人沈耀贤怀疑其妻子与被害人张怀良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伙同犯罪嫌疑人沈小磊(其儿子),携带撬棒、榔头、凿子、顶针管等作案工具至太仓市上海东路五洋广场,撬开房门,冲进二楼房间内,持撬棒、凿子、顶针管对被害人张怀良实施殴打,致使张怀良身体多处受伤,经鉴定构成轻伤二级。随即沈小磊报警,两人均在原地等候公安局前来处理。两人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后,沈小磊一开始不愿意自己的父亲受牵连,将所有责任归咎在自己名下,在被教育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于1月25日取保候审。沈耀贤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一开始大包大揽,将所有的行为全部归并至自己名下,在被教育后,还是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2017年2月7日,两人委托律师就被害人张怀良受伤一事达成刑事和解协议,一次性赔偿张怀良15万元,取得张怀良的谅解,沈耀贤也被取保候审。
    2017年3月30日本案由太仓市公安局移送至太仓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意见书认为父子两人故意伤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2017年5月5日检察院就本案举行听证会,辩护律师详尽的阐明了辩护意见,认为本案是因为家庭婚姻的原因造成的犯罪,而此次犯罪原因也是女方过错在先,父子两人一时冲动的行为确实让人情感上可以理解,有别人一般的故意伤害,且现在本案已经刑事和解,被害人已经谅解两父子,特别是女方知道自己儿子正处于适婚年龄,更不希望自己的儿子留有案底,不希望自己的行为对自己儿子今后的人生造成负面影响。检察院在综合考虑法、理、情以后,最终决定对沈耀贤、沈小磊两父子不予起诉。
案件点评:
    本案之所以最终决定不予起诉,辩护人认为本案有以下细节是关键原因:
    (1). 沈耀贤在怀疑妻子与受害人张怀良发生婚外情的情况下,一时丧失理智行为情有可原,受害人触犯道德底线对本案的引发有重大的过错。
虽然沈耀贤妻子张茜芬和受害人张怀良一直称两人是在洽谈业务,但是案发当晚时间为晚上11点,张怀良还在张茜芬的私人住处,身为丈夫和正常男人的心理,沈耀贤当时是无法接受这种现实,一时触犯到一位丈夫的心理底线。再加上沈耀贤此前也一直怀疑妻子与受害人张怀良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后,设身处地试想身处一个道德上不能接受配偶发生婚外性关系的传统国家,沈耀贤在这时不可能做出了理智的行为。法律的精神是不能强人所难,这种时候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会做出这种不理智行为。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张怀良和张茜芬触犯了道德的底线是引起案件的重要原因。
    (2).沈耀贤对受害人积极赔偿,且赔偿是超过受害人的实际损失,一定程度上消除社会危害性。
本案中沈耀贤赔偿受害者损失是远超出受害者的实际损失,医药费花费不足3万元,实际总损失不足5万元。而张怀良的伤情经过专业鉴定机构评估,受害不构成人身损害的伤残等级,但是沈耀贤父子俩却是按照10级伤残等级的标准进行赔偿,这足以说明父子俩的诚心悔罪。而受害人拿到赔偿后,相信也是从心底处谅解父子俩的。
    (3).沈耀贤撬门是基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进行(沈小磊和张茜芬系母子关系),有别于陌生人的私闯民宅。
根据我国婚姻法规定以及对我国婚姻关系的理解,夫妻本是生活中的共同体,沈耀贤进入张茜芬的租住的住宅有别人陌生人的私闯民宅,张茜芬租住的处所并不能完全排除沈耀贤的进入,所以父子俩撬门这一行为并非性质恶劣。
    (4).案发后沈耀贤和张茜芬已经协议离婚,双方财产分割清晰,不会再产生新的纠纷冲突。
在案发后,沈耀贤深刻认识到自己的冲动行为是不可取的,已经和张茜芬协议离婚,双方财产分割清晰,张茜芬和沈耀贤的根本冲突解决,不会再造成新的社会危害性。
    综上,受害人张怀良对案件的引发是有重大过错的,在女方尚未离婚的情况下以第三者的身份介入了别人的婚姻,有违伦理道德。案件发生后张茜芬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为了这件事造成进一步的悲剧,而沈耀贤在本案中最终丧失了幸福的婚姻,背负背叛的名声,沈耀贤在本案中所受伤害是巨大的。本案经过双方自愿和解,受害人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谅解,两犯罪嫌疑人犯罪情节轻微,且以前表现一贯良好,符合《刑诉法》规定不起诉案件的情形。在这一个案件中,承办人最终为犯罪嫌疑人成功辩护,办案机关能综合全盘考虑这个案件,个人觉得不但是辩护非常成功的案例,也体现出办案机关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价值取向,这就是法律的精神,也体现法律的真正的价值。
(本文中人名均采用化名,如有侵犯个人隐私等事宜,请及时与笔者联系)

江苏周瑞昌律师事务所  李玉龙律师,咨询电话13913781917。
地址:太仓市上海东路5号华侨大厦1008室。